1. 首页
  2. 天下足球 梅西

和父母跟团游一次,你就知道老年人有多寂寞

五月初的时候,我带着包括我爸妈在内的全家老小19人去了趟三亚,算是小家族团建。

某天吃过早饭后,我妈拿着一个杯子进了我的房间,让我教她用,“这是上次我去日本旅游买的高科技水素杯”,她说。

我研究了一下那个杯子,大概就是底部装了俩小射灯,通电以后把水照亮一下,打出一些泡泡,据说就变成了能清血脂降血糖的“富氢水”。

“妈,这个杯子多少钱?”

“5500!”,我妈没读懂我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以为我看轻她,还接着补充:“这是最贵的!最新款!也有3000多的,我没买!我们团其他人都买的是3000多的!”

“你上次和爸爸跟团去日本,还买了什么?”

“青汁!”

听我妈得意洋洋的分享,搞得我有点儿怀疑人生:青汁都被官方判定虚假宣传了,充其量就是干燥麦苗粉加入调味剂。为什么我带我妈去顶级素食餐厅吃饭,每吃一口她就要给我换算一遍:吃这盘儿菜叶的钱够我去菜市场买来吃一年了!而她自己去日本,花几千块买青汁的时候,就丝毫没觉得上当呢?

唯一的区别,可能只是:素食餐厅对那盘菜叶减肥、美白、抗癌、排毒、排宿便、清洁血液……的功能强调得不够吧?

之前当朋友抱怨,她公婆报了一个老人家觉得特别划算、不报吃亏的新马泰旅行团时,我还觉得是在隔岸观火。

两位70岁的老人家兴高采烈地跟着“2380元新马泰三地双飞五日游”旅行团走了。然后理所当然地,给他们坐托运行李要额外花钱的廉价红眼航班,起五更,赶半夜,没吃没喝,连口热水都没有,老头儿老太太沦落到在外国机场对着直饮水龙头解渴,还被滋一脸凉水。

行程里号称畅游新加坡,然而其实只路过停留了俩小时。唯一时间充足的行程,是导游带他们去乳胶床垫工厂。毫无意外地,她婆婆买了一个2万块的乳胶床垫寄了回来!

朋友说她闻着那散发着可疑异味的所谓乳胶床垫,一边气半死,一边又感受到了另一只靴子落地般的安心:妈呀!幸好回来了!毕竟只是一次总价2万3(其中2万用于买假货,3千用于团费)的旅行,老人是吃了点儿苦,但还好没有欠下天价信用卡单之类。

我本来是带着点儿不自觉的优越感在安慰她,因为我觉得我亲妈经常跟着我玩,在北京什么好东西没见过!跟她那位一辈子呆在老家没怎么花过大钱的老太太是有本质区别的。

现在我知道我错了。也终于认清了一个现实:超越职业、收入和城市,中国大妈们去国外百折不挠买假货的心,是一致的。

因为我妈告诉我,她们全团大妈都争先恐后地买了青汁玻尿酸水素杯,人均消费3万多;朋友公婆报的那个团,也几乎是全团每人买了一只床垫寄回家……

我无法理解老年人的逻辑:报旅行团的时候为了50块差价大妈们可以跑遍全城旅行社,为了能不能额外送个环保袋、雨伞之类能把销售逼死,为什么伊们万里迢迢到了国外,喜滋滋买起那些天价假货来,却简直像不要钱一样!

是的,我妈我爸报的,也是只要5000块一价全包的超值团。吃拉面、黄瓜条寿司、中华料理,坐在酒店房间床上想去厕所必须关上行李箱……然而她最后花掉的钱,完全够她和我爸来一次日本米其林三星之旅,住最好的温泉酒店、吃最高级的餐厅,被从头伺候到脚。

但当我忍住了一百多个“憨X!”(原谅我想对我妈爆粗口) ,听我妈掏心掏肺地说了为什么之后,却反而觉得有一点难过、但非常理解了。

首先,父母那一辈人,原本就被训练出了非常强的服从心理,会很自觉听话。

更加上老了以后,越来越感觉到自身与社会的脱节,早日渐渐心虚、越发不自信。尤其出了国,人生地不熟,语言又不通,又怕丢脸不敢问太多,常常会自动帮领队、导购自圆其说,不敢多说什么怕惹事遭到打击报复。

掩藏在中国大妈们大大咧咧、高声大气之下的,其实是她们对于这个活了几十年、却一下变得陌生、完全搞不定的社会,不自觉的心虚和畏惧,以及随之而来为了赶上时代和流行的盲目跟风。

以及,越是不自信,越是要面子。

本来不想买,但隔壁张嬢嬢买了,立即心想我儿子可比你家儿子有钱太多,我不买,显得跟没钱买似的,顿时好像低了人一头,这哪能忍?!

最重要是,买了的人一定会劝没买的人一起买!

就算咱爸妈扛过了导游的压力、扛过了销售的花言巧语,也扛不过同行叔叔阿姨激将式的劝说!花了老多的钱,买了根本不了解的东西,老人家们内心其实更没底了,必须要把买的理由放大一百倍,直到同行的大部分人都买了,这些东西才在无形之中变得可靠——“要上当也不是我一个人上当!”

结局就是,爸妈们对自己依然苛刻,却把一生的积蓄,抛洒在了完全不必要的虚荣和胆怯上。

我忽然想起20年前,第一次意识到父母在社会里渐渐变得不知所措的样子——

那年我考上大学,我爸送我到北京。他帮我提着行李上了自动扶梯,突然被后面的人大声呵斥:别挡道!靠右站!懂不懂啊?!我永生难忘当时我爸鬓角的花发杂乱,呐呐地一再道歉时,脸上的难堪。离开了在小城中受到敬重的生活轨迹,在混乱嘈杂的北京西客站,他动辄得咎,连维持得体都成了难事。

那时我意识到,在这个新的世界里,父母早已不是我们小时候强健有力、无所不能的庇护者,我自己才是那个已经长大,渐渐要为父母遮风避雨的人。

我们每个人大概都会在自己生命中的某一刻,完成与父母的心理换位,随着自己渐渐独当一面,有时甚至习惯了对他们居高临下。曾经说一不二的父母在我们的生活中逐渐退出,慢慢变成稀稀落落的一个电话,或者视频里只絮絮叨叨告诉你按时吃饭早点儿睡觉的老顽固。

我们是怎么对待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孩子的?只要有能力,从两三岁起就带着他们去认识世界:逛纽约大都会博物馆、看非洲野生动物园、去南法、去北欧……当然,还要挤破头买学区房、穷尽能力送去读贵死人的私校,只为让孩子接受尽可能先进的教育。

但对同样对新世界感到茫然的父母,我们常常只有不耐烦的几个字:说了你也不懂!

然而父母也是我们的血脉至亲,我们终将为今日的不耐烦买单。不付出时间、金钱、精力陪伴父母、教会父母与这个世界轻松相处,老人家们万里迢迢买假货算什么,还有更多因为寂寞和知识断层会干出的可怕事呢!

所以,我才会大费周章地每年带着父母乃至全家老小一起旅行。我要全程手把手地教会爸妈:不依靠旅行社,自己也可以用手机很方便地订交通工具、订住宿、订餐饮。也因为坚持带他们住好酒店吃正规餐,渐渐让他们感受到了,并没有多花太多钱,但出行、甚至做人,都更有了尊严。

龙应台在她写给妈妈的《天长地久》里写:上一代不会倾吐,下一代无心体会,生命,就像黄昏最后的余光,瞬间没入黑暗。

我们对父母的爱,大约不是报喜不报忧、假装自己过得很好的电话,也不是给他们买他们自己舍不得的昂贵衣服、豪华补品,甚至不是给钱。而是温柔以待,象对待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,在有机会的时候,带着他们跟我们一起,试着享受一下好的生活。

人非草木,美好本身才是最好的教科书,会帮助父母抚平他们曾经在成长中造成的伤——放下所有过去的执念与偏见,和我们一起,活在当下,活在好的一面。

教会他们在时下的观点里什么才是好的东西,教会他们用那些方便生活的app、智能家电,学会叫网约车,学会电子支付,学会用外卖软件……哪怕多交几次学费,但慢慢地,父母也能轻松与世界同步、与我们同步。

如同多年前,他们牵着我们的手;现在,轮到你我。

插图来自艺术家David Doran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e-haisya.com/c/195931.html

a b